第四百四十四章 曲江池畔

初春的长安,乍暖复寒。

城南的曲江冰融,眼前垂柳如云,花色人影,青林重复,绿水弥漫,长安士子游女们踏着仲春的草色畅游曲江,正是又到了一年踏青的时节。

在曲江池畔,两岸宫殿连绵,楼阁起伏,水波浩渺,池岸曲折。

京兆显贵望族多在此修建别院,最著名的当属京兆韦、杜两家别院。

长安有民谚,城南韦杜,去天尺五。

韦家的大宅亦坐落于曲江池以南的少陵原,不远乃是京兆杜家大宅,大宅四周青松围绕,当时名臣柳芳所注的谱学中所言:帝城之南,少陵之陌,青青长松,韦氏之宅。

在当时韦宅在长安即已十分闻名,而少陵指的就是少陵原。在长安,少陵原,白鹿原,龙首原等并称为五原,少陵原与皇城所在的龙首原南北而望,百年之后少陵原上还住过大诗人,此人自称少陵野老,正是日后号称李杜之一的杜甫,而杜甫也是出自京兆杜氏。

这日韦家大宅宾客云来,原来是京兆韦氏家主韦圆成的寿诞。

韦圆成在前朝,先后任陈沈二州的刺史,后致仕,本来仅仅一名致仕刺史,不可能有这么多李唐高官前来,但他乃是京兆韦氏的家主,而且袭了祖父韦孝宽,父亲韦宗的爵位郧国公。

韦孝宽对于北周而言,功高盖世,力压日后一系名将,乃是当之无愧的北周第一名将。

韦孝宽后,京兆韦氏更是显贵,一直与大隋皇室结为姻亲,如韦圆成三弟韦圆照,娶其前朝废太子杨勇之女。其韦圆成堂叔前民部尚书韦冲,将女儿嫁给齐王杨暕为妃。

韦氏一门在前朝显赫无比。到了今日亦是门庭深深。

李渊派人赠了厚礼,因自己有事不能前来,遣太子李建成,平阳公主李芷婉。齐王李元吉一并前来府上道贺。

韦氏一门也是与有荣焉,一并前来迎候。

作为大唐的储君李建成自是备受韦家敬重,况且韦冲之子韦挺,自小与李建成结好。在太原起兵时,就任陇西公府祭酒,李建成被立为太子后,也是东宫最受重用的人物。

李芷婉对于此官场应酬。没有兴趣。韦圆成不敢怠慢,当下派了几位韦家年轻人前来与李芷婉,李元吉作陪。一游韦家园林。

“齐王殿下。公主殿下,你们看我韦家院内,引入曲江之水,故而院内水流潺潺,又添青松倒影,这翠松碧水乃是京兆一景。”说话乃是韦挺之弟韦序,高冠博带。儒生打扮,说话间频频目视李芷婉。

李芷婉没有说话,今日她作一身白狐裘,腰间悬剑,端是妩媚之中又添几分英武。韦序今日本是得了长辈的差遣,奉命而来,眼下见得李芷婉的容色,当下不免献起殷勤来,他两位同伴也都是韦家俊杰,都是韦氏名门在身,一旦释褐就能得官。

但眼下韦家对于朝廷局势仍在观望,不肯让太多子弟为官,故而还在观望。其余两人见韦序抢了先,心底大骂,但也不好在面上拆台,所以故作观望四周,心底却留意着二人的回答。

李元吉见数人目光来回看向其姐,心底不喜言道:“我说曲江那么大,何处美景没有,为何偏偏你这韦家府内成了景致,得了翠松碧水的名头。”

“回禀齐王殿下,什么翠松碧水,不过他人看在我们韦家一点薄名上,故而说的,若齐王说没什么景致,实际上也是无聊得紧。”

说完韦序自顾一笑,其余两人亦是抚掌而笑。

“拍什么马屁。”李元吉轻轻哼了一声。

李芷婉微微皱眉,言道:“四弟,不可无礼。”

李元吉看了李芷婉一眼,当下不再说话。一路上众人说说聊聊,李芷婉谈兴还不错,以她的地位就算随意聊聊,亦不会让人见她会是在敷衍。韦家三位公子

则是心底暗喜,不免言辞间稍稍露出了锋芒,露出一较高下的意思。

三人暗地争锋,但面上却仍乃是一团和气,乍看来五人间气氛不错。

游了一圈,回到一庭院,韦序言道:“时值佳日,春风暖薰,不如乘此泛舟池上,也是人生快意之事。”

李芷婉言道累了回去休息,三名韦家公子都顿时面露失望之色,挽留无果之后,只能失望而去。但是李元吉游兴不浅,让三人继续陪他泛舟游湖。

李芷婉看着李元吉的背影,她怎么看不出方才李元吉言语虽是傲慢,但实际也是暗中拉拢这几位韦家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