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39、爱与罪

这怎么可能呢?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。

不说涵畅公主是他仇恨至极的皇帝的亲女,也不说她是席世子的女人。

就说涵畅公主那娇蛮天真任性的性子, 一直生活在仇恨之中的男人, 怎么需要的不是善解人意的女人, 还有心情去好声好气的哄着仇人的女儿吗?

安似霏对嘉郡王的感情,的确是有几分暧昧的。

不然的话,她也不会一直追随他叛离了大聪,到了这里了。

嘉郡王的身边一直都没有女人,也从来都没有见过他对什么女人心动过。

安小姐是理解嘉郡王的,他的心中一直都深埋着安定王的事情,怎么可能有心情谈情说爱呢?

如今一切都安定了下来,安似霏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,这新国的皇后之位非她莫属。

安似霏自认为自己不会抢不过其他后来的女人的,只是没想到嘉郡王的心里早就有人了,她早就被人给捷足先登了。

那个人还是最不可能的涵畅公主, 他们的结合并不会被任何人看好。

尤其是,嘉郡王亲手杀了自己昔日最好的兄弟,抢了他的女人为妻。

这样的行径,即使是他的下属也对他产生了不满。君臣之间的关系不安稳, 朝政如何能够好呢?

可是嘉郡王好像一点都不在意,他满心都扑在了涵畅公主的身上。

嘉郡王好像是反出了大聪, 皇帝死了之后,他就彻底的卸下了胆子了。

甚至是,安似霏有一种感觉,恐怕在嘉郡王的心里, 如今的新国比不得涵畅公主。

这让安小姐的心里一沉,她怎么可能任由这种事情发生呢?

绝对不可以,毕竟是她辛辛苦苦的见到了这种局面的产生,她也出了大力的。

可是,有一个敌国的疯公主为后,这件事情是无论如何都站不住脚跟的。

然而,无论大臣们如何谏言,可是嘉郡王的态度一点都没有发生改变。

安似霏早就想和嘉郡王单独谈一谈了,可是她一直都找不到机会。

除了在朝事上嘉郡王会露面之外,其他的时间他都陪在涵畅公主的身边。

就算是再喜欢,可是那个女人疯了,一国之君,他们之间还隔着深仇大恨,安小姐就不相信,嘉郡王这样会维持的多久。

“放开我,我还要吃烤鸭!”

涵畅公主去夹烤鸭的筷子被嘉郡王给止住了,让她吃不到。

因而她很不高兴,对着嘉郡王怒喝道。

但是嘉郡王却是对涵畅公主一点都不心软,无视她期盼愤恨受伤的眼眸,将筷子从她手里给拿走了。

“不行,你今天已经吃得太多了,明天再吃。”

为了涵畅公主的身体好,在这一点上,嘉郡王和涵畅公主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事实上,烤鸭是席世子最喜欢吃的一道菜,涵畅公主如今的口味已经完全和他一样了。

嘉郡王每天都为涵畅公主准备烤鸭吃,也不知道他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。

然而,嘉郡王的面前,却是每天雷打不动的摆着一道芙蓉糕,这是涵畅公主最喜欢吃的东西。

这对于两个人来说都是折磨,涵畅公主已经疯了,因而她体会不到痛苦。

只是让看着她的人伤心,然而嘉郡王却是已经离疯不远了。

清醒的,一点一点的被折磨被逼疯,这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应该承受的。

嘉郡王和涵畅公主并没有僵持多久,毕竟涵畅公主的力气大不如嘉郡王。

而且嘉郡王也了解涵畅公主,因而她很快就将她给哄好了。

小时候的涵畅公主,毕竟比长大之后好哄多了。

只是,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谁一事上,她和嘉郡王总是达不成共识。

即使是涵畅公主疯了,嘉郡王自然也想让她知道自己是谁。

然而,涵畅公主却是在这个时候也有自己的一套想法。

“什么?你说你是嘉郡王?怎么可能呢?”

听见了嘉郡王的话之后,涵畅公主剧烈的摇头否认道。

这让嘉郡王心里很是惊讶,他不明白小公主为什么会是这种反应。

“为什么不可能?我就是慕南啊,昕昕,也是嘉郡王。”嘉郡王对着小公主斩钉截铁道。

然而涵畅公主却是一脸“你休想骗我”的神情,她指着他愤怒道:“你骗人,你根本就不是。”

“嘉郡王和我根本就不熟,他才不会这样对我呢!”

“他一定是和雅淳在一起,因为他不想让我和雅淳一起玩。”

“他可讨厌了,每次都和雅淳在一起,真是讨厌死了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