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40、爱与罪

尤其是,烽火戏江山的女人居然还是个疯子傻子的话, 这样而葬送了新国的江山, 这实在是可笑之极。

安小姐不用想, 都知道他们会沦为后世千百年的笑柄了。

嘉郡王的心里眼里只有涵畅公主,看不到其他,可是她却不能这样。

因而安小姐朝着涵畅公主走了过去,她不知道她自己即将犯了一个什么样的错误。

“公主殿下。”安小姐对着涵畅公主和善的笑着。

她称呼她为公主,不仅仅是因为嫉妒,更多的是因为安小姐想要提醒涵畅公主。

虽然涵畅公主恢复的希望渺茫,但是安小姐也想要她有此反应。

安小姐对于涵畅公主如今的身份地位和处境感觉到嫉妒,可是她心里却又十分理智清楚,若是涵畅公主清醒了的话,事情一定会变化的。

虽然安小姐并不知道这是一种好的还是不好的变化,但是她从来都不畏惧冒险, 至少要打破如今这种糟糕的局面。

果然,涵畅公主对于自己的公主身份还记得的,因而她抬头看向了安小姐。

这让安小姐的心里一喜,更是加快脚步到了她的身边。

“殿下, 您还记得我吗?以前在大聪见过的。”

安小姐对涵畅公主说大聪的消息,还是为了让她能够想起来。

这让涵畅公主的眼眸一亮, 她并不苏想起了安小姐,而是因为有人说到了她熟悉的东西。

在这个新国皇宫里,嘉郡王从来都避免一切和从前相关的东西出现在小公主的面前。

自然在皇宫之中,没有人敢犯皇帝的忌讳。

小公主没有察觉到, 只不过是模模糊糊的感觉到不适罢了。

如今安小姐在她面前说了出来,自然让她反应了过来。

“你认识我皇兄吗?我想要见他,想要回去。”小公主对着安小姐说道。

她的话让安小姐的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起来,她没有想到居然是这样的情况。

但是如今涵畅公主的情况,让安小姐只能哄着她道:“殿下,小女自然认识,只不过这件事情需要从长计议。”

也正是在这个时候,安小姐灵机一动,她觉得自己想到了办法了。

涵畅公主如今可是一个傻子,要哄骗一个傻子还不容易吗?只需要用她最为信任的人。

在听说安小姐和太子殿下相识之后,小公主果然对她更加亲近了起来。

而涵畅公主听见有人说要带她离开了,她心里高兴的不行。

而安小姐见到这种情况,她的唇角也忍不住越翘越高了起来。

因而她对着小公主更加温柔道:“殿下。这件事情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,谁都不能告诉。尤其是陛下。”

“若是被他知道了的话,殿下就走不了,再也见不到你皇兄了。”

安小姐的话让涵畅公主心头一凛,嘴巴紧紧的抿了起来。

安小姐转身忍不住脸上露出了笑容,只不过她离开的时候遇见了相琏。

相琏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,尽管她多数时候都是沉默寡言的,但是她的眸光很具有透彻性,仿佛能够一眼就能够看穿别人在想什么。

这让安小姐很是不喜欢相琏的眼神,连带着对她这个人也不喜欢。

这个时候也是,相琏从她身边经过,淡淡的看了她一眼,安小姐就觉得自己的心思无所遁形。

这种感觉很不好,因而安小姐开口叫住了相琏。

“相医师,你和大聪仇深似海,陛下居然放心让你看他的心尖尖?”

对于安小姐冷嘲热讽的话,相琏并没有过多理会。

她只是淡淡开口说道:“此事陛下心里有数,就不劳安小姐惦记了。”

尽管安小姐身份贵重,在新国很有地位,但是相琏却是毫不惧她。

安小姐以前以为相琏会是自己的阻力,是她的竞争对手。

然而,在她好好的观察了一段时间之后,发现相琏的确是真的对嘉郡王没有心思。

她和嘉郡王之前,是最为清白不过的主子和下属的关系。

或许这样才有些不贴切,毕竟相琏的身份有些特别,嘉郡王并不是完全拿她当下属,相琏也并不是完全拿他当主子。

好在这只不过是基于故人的情谊,彼此之间毫无暧昧可言。

对于相琏如此不客气的话,让安小姐心里实在是生气,可是她并不会和相琏撕破脸皮。

因而安小姐唇角微勾道:“我只不过是希望相大夫能够明白自己的定位,明白什么事情该做,什么事情不该做才是。”

对于安小姐这看似提醒实在是警告的话语,相琏也并不放在心上。

她反倒是抬头凉凉的看了安小姐一眼,讽刺道:“我也希望某些人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。”

说完,相琏就并不理会安小姐,转身离开了。

这让安小姐在身后实在是被她给气煞了,只能狠狠的跺跺脚。

相琏过来的时候,涵畅公主脸上的笑容更加大了,她花丛之中兴高采烈的跑着。

这让相琏看着唇角也忍不住微微勾了起来,只不过她想到了什么,脸上的神情变得忧虑了起来。

相琏走过去,对着涵畅公主轻轻喊道:“殿下,过了休息一会儿吧。”

相琏唤涵畅公主殿下,是因为她心知,若是涵畅公主清醒的话,她会更愿意别人这样称呼自己的。

相琏和涵畅公主也熟悉了,毕竟她给自己看了不少次的病。

涵畅公主在相琏的面前坐下,让她一如既往的为自己诊治。

相琏看着小公主,也不免为她叹息。

就算是她不喜欢她,可是却也不想她落到这样的下场,她不该像是如今这样活着的。

好在,他们的那位主子,如今还并没有彻底的疯了,还记得要为她诊治。

若是嘉郡王再自私一点的话,他完全可以将涵畅公主按照自己喜欢的样子来驯服,将让□□成任何自己喜欢的模样。

但是嘉郡王并没有这样做,他将自己一切的主宰权都交到了小公主的手里,让她主宰的自己的一切。

嘉郡王和小公主之间的关系,更是让相琏忍不住为他们叹息了起来。

情之一字,着实是害人不浅,让相琏都不想去触碰这个字了。

尽管相琏医术高超,她也为了小公主的病情费尽了心力,可是却依旧没有什么起色。

然而小公主什么都不知道,她却根本就不知道别人的忧虑。

嘉郡王回来,涵畅公主像是往常一般被他给抱着,坐在他的怀里。

因为白天安小姐对她说的时候,这让涵畅公主的心情着实是很好,她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停下来过。

嘉郡王自然也注意到了,这让他的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来。

他的喜怒哀乐全部都围绕着小公主,为她喜,为她忧,她完全掌控住了他的情绪变化。

“昕昕,何事如此高兴?”

嘉郡王温柔的轻抚着小公主含笑的唇角,然后他实在是情不自禁的低头亲吻了一下小公主的脸颊。

这更是让小公主忍不住咯咯咯的笑出声来了,她的小手毫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